美國大選如何影響全球市場?

2020 年是近年來最多事的一年。新冠病毒疫情嚴重影響了全球市場的多個板塊,美國和中國持續發生貿易摩擦,油價跌至前所未見的低位。但這一年還沒有結束,至少還有一件大事可能會影響全球市場:將於11月3日舉行的美國總統選舉。

大選前的籌備工作

當然,美國和全球其他地區將密切關注選舉及其結果。美國可以說是全球最強大和最有影響力的超級大國,對全球人口的許多層面都有影響,其總統大選也不例外。執政黨和總司令的身份也和世界上多數人相關。

美國大選前幾個月歷史上都對美國市場不太有利。自 1922 年以來,主要指數反映出,大選前三個月的時間,有一半時間是下跌。 然而, 2020 年可能自己有一套的規則。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損失更甚大蕭條,其復蘇也造就了市場史上罕見的暴漲。此外, Apple、Amazon 和 Microsoft 等科技龍頭屢創新高,因此一些分析師認為我們置身泡沫當中

川普 vs 拜登

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候選人都相當有名。一方面,現任總統唐納德川普 (Donald Trump),在任期中遭遇史上罕見的大幅度反彈;美國三大指數 DJ30SPX500NASDAQ100 在他任內達到史上新高。同時,冠狀病毒也發生在他任內,這導緻美國經濟出現了歷史上最嚴重的下滑。

他的對手,就是喬拜登(Joe Biden)。47 年資歷的政壇老兵,也許最為人熟知的資歷,是他曾擔任歐巴馬總統的副總統。雖然他並不像他的前總統老闆一樣是深受歡迎的超級巨星,當他獲得民主黨提名時,拜登成為華爾街最受歡迎的人物,特別是因為他較為溫和,不似其他爭取民主黨提名的候選人:伊麗莎白華倫 (Elizabeth Warren )和伯尼桑德斯 (Bernie Sanders)。

問題在於副總統,笨蛋

每位候選人的競選夥伴也扮演重要角色,不過這次對民主黨來說更是如此。川普的副總統彭斯是一位知名的保守主義者,在這次連任競選大戰中,身為川普副手的他不太具影響力。然而,拜登的副總統人選,一直是頭條新聞的主題。

賀錦麗是知名度和人氣都很高的政治人物。大家公認她非常聰明、有自信,整體表現也可圈可點。她除了是個經驗豐富又有才華的政治人物外,也是有色人種女性。如果她擔任副總統這個職位,她將成為許多「第一個」-包括第一位女性副總統(完全歸功於虛構人物瑟琳娜邁爾)和第一位黑人副總統。更不用說,如果拜登因故無法完成任期,賀錦麗就會成為總統。

民主黨和共和黨:哪一個對市場更有利?

對於美國民主黨來說,賀錦麗加分的一點是她在華爾街相當有人氣。雖然共和黨傳統上公認會為投資者的利益著想,但似乎賀錦麗較受華爾街歡迎。 得到華爾街的支持,也意味著流入民主黨口袋的資金會越來越多,這是今年持續發生的景象—十年來這是第一次。

賀錦麗受到支持的原因很多:首先,她和拜登都比桑德斯或華倫等其他副總統提名人選更溫和,表示較為極端的民主構想在她的監督下不會實現。第二,她代表穩定 在川普任期內出現八點檔劇情後,許多長期投資者一直渴望穩定。最後,預計賀錦麗和拜登都不會撤回川普為企業減稅的政策。

很多民主黨人都無法得到華爾街的支持。然而,歷史顯示財富經理人可能會想要重新考慮。在歷史上,國內生產毛額在民主黨執政時較常增加,而非共和黨執政,這也造就了股票市場的成長。諷刺的是,“社會主義” 可能就是推手,因為民主黨經常推動對全職就業較有利的經濟計劃,推高了薪水和消費。

選舉之後

沒有人知道明年誰會主掌橢圓形辦公室,儘管拜登在民調領先,但最近的歷史已說明,選舉日發生什麼都不奇怪。畢竟,希拉蕊柯林頓在川普當選總統前持續領先。歷史上,選舉結束後,市場在接下來幾個月內會萬花齊放。然而,許多其他技術面和基本面因素影響了今年的股價波動,我們甚至無法預測今年是否會出現這種情況。賽跑選手是川普和拜登,然而,就華爾街的行為而言,中國的新冠病毒疫情、大型科技和對泡沫經濟的恐懼,也會有一票。

95 視圖